奇媒网赚学院

搜索

⊙共享汽车抛锚了吗?BAT入局2-3年或迎转折点

[复制链接]
admin 发表于 2018-6-11 19:25:2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admin 2018-6-11 19:25:27 52 0 显示全部楼层
原标题:共享汽车抛锚了吗?BAT入局2-3年或迎转折点
            
⊙共享汽车抛锚了吗?BAT入局2-3年或迎转折点,网站推广

⊙共享汽车抛锚了吗?BAT入局2-3年或迎转折点,网站推广

2017年至今分时租赁市场投融资概览

⊙共享汽车抛锚了吗?BAT入局2-3年或迎转折点,网站推广

共享汽车调查(上篇)

在没有遭遇押金“爆仓”的情况下,又一家共享汽车主动宣布倒闭。近日,麻瓜出行官方公众号宣布麻瓜出行共享新能源汽车于2018年5月20日正式停止服务,这距离其上线还不到一年时间。如果加上此前的友友用车、EZZY,每年共享汽车被舆论关注的大事几乎都是“倒闭”。
这不能不让人质疑共享汽车的生命力。共享汽车的学名叫“分时租赁”,也就是基于互联网和移动设备应用,以小时或分钟计费,随取随用随还自助式出行汽车租赁服务,满足人们碎片化用车需求。从汽车租赁角度来讲,共享汽车并不是模式多么创新的新业态。远的有神州租车之类的传统长/短租形态;近的有P P租车之类的P 2P租车形态;这两年,金融平台、二手车电商也通过以租代购的形式切入新车交易市场。
但对比打车软件,共享汽车投入更大、资产更重;比起传统租赁,共享汽车市场更小,再加上停车位、运维人员诸多日常运营成本,这个市场会不会还没有长大就夭折?对此,南都记者实地采访了GoFun、EVCARD、立刻出行等主要厂商目前的运作情况,试图寻找共享汽车的生存空间与未来的可能发展路径。
重在运营
BAT来了也没用?
与倒闭的质疑声不同,资本在今年终于铆定了这个市场。今年4月,立刻出行获得了蚂蚁金服领投的B轮融资,这也算是共享汽车行业闪现腾讯阿里的身影。再加上去年上线的滴滴、摩拜,互联网资本已大举进攻共享汽车。
但与打车软件或者共享单车最终成为AT两家互联网巨头的“代理人战争”不同,共享汽车领域此前一直是汽车厂商主导的市场。南都记者了解获悉,第一个共享汽车car2go隶属于宝马,但目前,全国扩张规模最大的则是首汽投资的gofun、上汽投资的EVCARD以及力帆投资的盼达。
在他们看来,共享汽车现阶段必备的技能不是BAT所能提供的。“共享汽车是重资产行业,但关键是资管能力,”gofun总裁谭奕透露,他们曾经被盗走500台车,最后全部追了回来,类似盗抢、罚款、扣分等这些线下运营细节,并不是BAT平台通过流量可以实现的。“
去年10月,EZZY创始人在全员大会上也承认在成本管理上的失误让公司不堪重负。“我们为了让EZZY达到最理想的运营状态,真正实现随意免费停放,我们投入大量的人力、物力,不停地调配车辆;为了避免用户因停车场停车费用而减少使用,我们承担了所有的停车费。”
同样,据知情人士告诉南都记者,麻瓜是少数不需要下载APP,直接通过公号就能预订的共享汽车,这也给它的车辆后续运营带来了巨大的压力,可能也成为其倒闭的导火线之一。
“EVCARD是上汽集团共享出行一个战略组成部分,包括庞大的会员群体、车辆以及充电设施都有机结合。”EVCARD CMO黄春华告诉南都记者,目前车辆折旧成本占整体运营70%左右,“一台车需要运营近三年时间才能回本。”
据其透露,目前上汽在福建宁德研发一款定制共享汽车的车型,也会首先考虑投放EVCARD.无独有偶,在首汽研发的无人泊车技术方案,也正在与宝马等厂商洽谈,以首汽的资源谈判更有利。在他看来,从运营效率讲,主机厂有更大优势。
“车型选择与城市选择是关系运营效率最重要的两个因素,”立刻出行COO付聪补充说,目前立刻出行一般只选择A0或者A1,单价在5万-8万之间的车型,“车型相对便宜,对于盗抢者来说,这个犯罪成本得不偿失。”立刻出行并没有主机厂投资方,但付聪认为,这会给其选择车型带来更大的空间,“主机厂推动的车型一般是带有营销价值,你会发现EVCARD、盼达也不是只选择自家股东的车型。”
他同样认可目前共享汽车的竞争关键在于运营效率,而阿里的融资则可以在金融方面提供支持。“比如购车的分期付款。”
一城一策
更重要是资源整合能力“你可以看到很多平台在一个城市运营能力很强,但走向全国就不行,基本是一城一策,”谭奕告诉南都记者,目前共享汽车已经到了全国扩张的2.0时代,“共享汽车不可能是一个区域品牌,最终它肯定需要一个全国性品牌,输出统一的运营标准。”
目前来看,各家品牌都在自己的大本营区域占据较大的市场份额。以停车位来说,gofun在北京、EVCARD在上海、立刻出行在广州都占据绝对优势的覆盖度。
共享汽车作为“重运营”的服务形态,在各地线下也面对不同的市场环境。比如,运营资质、牌照发放、限外政策、新能源补贴等相关政策,都左右着平台的运营效率,而金融方案、主机厂、停车位则关系到成本问题。
首先是政策的宽松度,比如北京、上海、杭州将共享汽车视为商业运营,并要求需要有租车牌照,而每年发放的牌照都有定额数量,这对后进入者也造成高进入门槛。广州、成都则直接向交通有关部门申请新车牌照就能落地运营,新能源则更加宽松。据付聪介绍,将广州选做第一个入驻的一线城市,也是看中其将“插电式混动汽车”归类到新能源汽车中。
更重要的还有停车位。最初的共享汽车以car2go与途歌为代表都是随停随放的模式,运营平台不提供车位,消费者自行承担停车费,但这在大城市又增加了消费成本。以广州为例,途歌起步价15元,但在市中心许多停车场就需要20元/小时的停车费。
以现在来看,主流共享汽车的操作模式都采用固定停车位模式,运营成本则差距更大。比如上海,中环的停车费100-400元/月,而进到内环就要2000元/月了,而机场等交通枢纽则更昂贵,这也是为什么早期广州的共享汽车主要集中在大学城等边远地区。“同样的运营效率,合肥可能80元/天就能打平,广州、上海则分别要120元/天与140元/天。”黄春华如是告诉南都记者。
“我们基本不自己持有停车位,也不建充电桩,有太多合作机构了,我们的停车费是业界平均的20%。”谭奕透露说,这也体现了首汽作为一家国企的资源整合能力。不仅具备较强的谈判筹码,首汽大股东首旅集团旗下的王府井等物业也有资源支持。“所有共享汽车都会面临核心地段车位问题,比如在广州,每小时租才20元,共享汽车怎么都不划算。”以最重要的交通枢纽机场而言,上海虹桥机场只有本地的EVCARD入驻,而相对宽松的成都双流机场则有EVCARD跟GoFun两家。
“大部分政府运营车位,比如,北京都在立交桥下,这不是个优质位子,免费也价值不大,”付聪则认为,最终还是要市场化手段解决。不同于其他平台获得停车位的固定运营权,立刻出行相对弹性,合作车位也接受社会车辆的停放。“这就回到运营效率问题,”付聪说,目前其车辆日均使用时长达14小时,“所以我们并不担心找不到停车位的状况。”
市场前景
2-3年共享汽车比打车便宜?
“共享汽车的重资产说明需要很慢的发展过程,现在还是很初期。”谭奕告诉南都,目前还在市场孵化阶段,“首先是资金,国家补贴后一台新能源车价格也要6万-7万;其次是便利性,当投放1万辆在一个城市里,需要至少有2万个停车位。”
不过,各家平台目前均强调单车模型已经有能力实现盈利。“10-15人左右管理一台车辆,5-6单就能摊平一天的成本。”付聪告诉南都记者,“很多平台强调日均订单,我们会把日均里程与小时放在前面,目前立刻出行日均里程与小时分别达到140公里与14小时,超过行业平均水平的2倍。”黄春华则介绍,EVCARD今年重点推广一些“多元化”增值服务,“比如广告、金融,对主机厂的营销,毕竟共享汽车用户是高净值的年轻用户。”
如果目前是可能实现自力更生,那共享汽车的未来在哪里?谭奕则认为,它最终会演变成“多边共享”,也就是P2P租车,像滴滴一样不占有车辆,轻资产运营,但目前“很初期”的阶段并不可能。“PP租车早期一下子招了2000个人,就是干类似的事情,洗车、验车、取车,后来发现做不过来,让消费者自己弄,满意度就很差;反过来,车主车辆被盗被抢,这涉及的问题就更多了,”谭奕认为,多边共享平台是需要承担资产安全的连带责任,但目前政策与社会环境尚不允许。
“长远看,共享汽车会逐步取代私家车,但目前更多是抢占打车市场,”黄春华告诉南都记者,10-15公里共享汽车实际上已经比打车便宜,“中国人口红利逐步消退,人工成本肯定还在逐步上涨,2-3年内,共享汽车比出租车更便宜是有可能的。”
在共享经济专家王甜甜看来,我国共享汽车运营成本过高。“高昂的投入成本导致没有一家共享汽车能像共享单车那样快速扩张,绝大多数企业的汽车投放量不足500辆。或许随着技术、政策的进一步成熟完善,共享汽车才会真正迎来自己的风口。”王甜甜此前对媒体表示。
对话大咖
君联资本副总裁王晗:
评估企业PE值
以神州租车日均收入为参考
联想旗下投资机构君联资本也参与了立刻出行B轮融资,其在出行领域已布局新能源汽车(威马),旅游(凤凰旅游)以及交通(立刻出行)等相关领域,君联资本副总裁王晗接受南都采访,从资本角度分析其战略地位。
南都:您觉得共享汽车主要是取代目前什么市场需求,是一个什么体量的市场?
君联资本副总裁王晗:应该说这是一个新需求,在15公里-50公里的出行需求,介于传统日租/长租跟打车市场时间。我觉得汽车是个上万亿美元市场体量,共享汽车涉及主机厂的新车销售、能源、金融等太多环节,肯定比共享单车市场更大
南都:如何评估一个共享汽车模型?如何估值?
王晗:首先肯定是单点模型(UE),一台车日均产生收入以及成本。PE值可能会对标传统租车,比如神州租车,日均收入可能比它相对高一点,PE也会高一点。但在这么小体量行业市盈率不太合适,更多是初期的战略阶段。
南都:大家认为共享出行需要足够大的规模,您觉得这个规模如何定义?
王晗:网点的数量至少要超过当地地铁站数量的3倍。
出品:商业数据部新出行指数课题组
采写:南都记者 蔡辉 实习生 朱甜甜 赵正玲
作者:蔡辉

相关搜索



上一篇:荒城纪⊙国产片《荒城纪》的黑色幽默,久违了
下一篇:新时代高素质专业化⊙新时代更需高素质专业化干部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

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发新帖

admin当前离线
管理员

查看:52 | 回复:0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